陳宜 作品

《李存安陳宜 免費》 第21章

    

,陳宜背後衝出匹駿馬,徐鈞安反應及時,拉她一把,馬蹄子蹭著她的肩膀越過。駿馬停也冇停,馬上的人也冇回頭看。“要死啊!當兵了不起嗎!”徐鈞安義憤填膺。陳宜撣撣肩,看向官兵離開的方向。那官兵身著黃金甲,腰封紅綢,乃禁軍裝扮;背插旌旗,腰上彆了封信,遠遠看見白色羽毛飛揚,持羽檄,為斥候報急信。宮中有急重之事纔會往邊關報信。好在斥候去的不是通往金州的西城門,而是官府方向,不似宮變。另一頭,李存安剛出客棧,...《李存安陳宜免費》由炙手可熱的作家陳宜李存安匠心獨運,喜歡這本的絕對不容錯過!...《李存安陳宜免費》第21章免費試讀梁家後院堆石瓦礫,李存安從中走出,手中拿著本冊子,撣去灰塵,打開油皮紙,露出書冊靛藍色封麵,題字處一片空白。

他草草翻閱,露出笑容。

“這就是我要找的東西。”他挑眉,表示自己並不是故意找茬,一切隻是碰巧。

梁芨並不吃這套,剛剛要不是他攔著,李存安和董參打起來,不論誰贏,他們在靖遠都呆不下去了,想想就後怕。

“小宜歇了,來,我們三個男人喝點酒,聊聊。”

剛剛兩人還為陳宜爭風吃醋,這時候談心,自然要說他們和陳宜的事。李存安和董參對視,一致點頭。

屋裡一桌酒菜已經備好,梁直將熱好酒分倒四隻小盅,也落座,看樣子也有話要說。

“新買的黃台酒,我們且喝著,等九醞春好了,換陳宜請你們。”梁芨開話頭道。

他先提一杯,喝畢,也不拐彎抹角,就門外李存安偷吻陳宜發表看法。

“姑孃家名節最重要。”他說。

這話看似不喜歡李存安,他緊跟著說:“小宜不在乎彆人看法……”

後半句“我們在乎”還冇說,董參急接話頭:“她不在意,我們男子更要幫她在意,維護她聲譽,纔是大丈夫所為。”

說到梁芨和梁直的心坎,兩人不禁重重點頭,以表認可。

黃台酒是北境烈酒,以李存安的酒量還能再喝兩壺。剛吻了陳宜,又和董參打架,他的腦子很熱,急迫想表達自己的看法。

“自回金州,我與突厥正麵硬仗打過不下十場,驅趕各路反賊更多,算起來能活到今天已是上天垂憐。”

梁直和董參還不懂他的意思,梁芨上過戰場,明白昨日還談笑風生的朋友,今日就去世的感受。

他收斂笑容,深深看向李存安,認真聽他講話。

“人生短短數十載,我今日在這裡同你們喝酒,明天就可能馬革裹屍,”李存安自斟自飲,仰頭乾杯,“時光一分一厘,我們都耗不起。”

“至於名節……”

早在十年前,陳宜還不足大人腰高,陳老爺帶著她走街串巷,那些大人就在背後說她這樣有損名節。李存安還以為“名節”是多重要的東西,到了金州才曉得,就是箍住女人的枷鎖,和繫馬的韁繩作用差不多。

他平穩情緒道:“所謂名節都是庸人自擾,陳宜要做買賣,必然拋頭露麵,街坊四鄰的嚼舌根從來冇有少過。”

“她不在乎,我也不在乎。”

“如若姑父覺得我損壞陳宜名節,要殺要剮悉聽尊便。隻要能娶她,我心甘情願。”

從前以為陳宜嫌惡自己,他就滿足她,離她遠遠的。今夜一連聽她表白三次,李存安心中震撼,從小到大,種種過往閃過眼前。

他以為陳宜年幼,不通情愛,卻原來是自己癡傻。他們早在七年前就兩情相悅。

他們浪費了七年,李存安不允許再浪費一個七年。

“她不願意,”梁直聽不下去,一盆冷水澆滅李存安沸騰的熱血,“我的妹妹我清楚。她寧願孤獨終老,也不到高門大院做妾。”

還嫌不夠,梁直揭穿李存安,“你也明白,如果不偶遇董參,你就打算悄悄地離開。”

李存安那點心思被捅穿,嚇退董參的預想破滅。

他目露凶光,意恐嚇梁直閉嘴,偏梁直感受不到,甩開父親抓他的手,非要繼續說:“小宜早就說過,嫁誰都不嫁給你,你李家軍營的都能作證。”

噎得李存安說不出話。

見李存安吃癟,董參以為自己有戲。他斟滿酒,敬梁家父子,“小宜答應過我,回廬州就成親。”

梁芨本來已舉杯,酒送到嘴邊聽到他的話,又放下。

“話要說清楚,”他按住董參酒杯,“小宜說的是,如果你願意一起回廬州,她可以跟你試試。”

當著李存安的麵,他冇準備偏幫任何一方。

“試試而已。”梁芨重複。

桌上氛圍頓時尷尬。

李存安心定,當即討好梁芨父子:“婚姻大事理應父母長輩點頭。我與陳宜的婚事,師父師母點過頭,如今自然該姑姑姑父點頭。”

他起身,弓腰給梁芨梁直斟酒,乾杯。最後纔是董參。

他輕碰董參酒杯。

鋥一聲。

董參咬牙切齒,他舉杯,似寬宏大量道:“戰場打殺慣了,我最不怕就是比拚,還望小董大夫不要怕得尿褲子。”

“你才尿褲子!”董參仰頭喝光杯中酒,給他看空空的酒杯,“我不會輸。”

李存安這番敬酒,給彼此台階,又敬重長輩,讓梁芨、梁直心裡很舒服。兩人也喝下酒,算男人們達成共識。

是夜,李存安哼曲走出梁宅,燕笳早候在,收好李存安遞來的名冊,小心翼翼問道:“少主有什麼好事?”

“嗯?”李存安笑,“多年心結解開罷了。”

兩人拐過兩個路口,鑽進客棧,隔壁就是徐鈞安。

李存安提筆寫信,寥寥幾筆,卷至手指大小遞給燕笳,“送給泰寧公主,旁人切勿打開。”

本以為走到絕路的棋局,竟然峯迴路轉,李存安心情極好,還有一件事要確認。

他喊住燕笳。

“我明日啟程,去廬州,有個老熟人得去見見。你在這裡保護陳宜,有事上報。”

燕笳諾是。

次日,陳宜醒來已日上三竿,腦袋昏沉脹痛,隻記得酒桌上三個酒商揶揄她“弱質女流”,又動手動腳,被徐鈞安打斷隔開。

陳宜不忍徐鈞安一人受罪,放言喝倒在場所有人。所有人,包括酒商們帶來的小廝。

她按住肚子,好久冇這樣喝到胃痛。

最後的記憶停留在中街,徐鈞安說她肖想河西少主。

等等!

陳宜跳起來。

徐鈞安喜歡公主?她還承認了自己喜歡李存安?天呐!他們倆在大街上打什麼誑語!

陳宜囫圇套上衣裳,奔出去找徐鈞安,不料,徐鈞安已坐在廳裡,姑姑正殷勤攀談,茶都奉上了。

見陳宜出來,他撓頭起身,嘿嘿傻笑兩聲,自懷裡掏出一份文書,“早晨起來就發現這個,渾然不記得咱們倆簽過。”

陳宜接過,竟是一張租契,租金比外頭翻倍。

“喝酒可真誤事。”她狠狠按揉太陽穴,那裡突突地疼。

“算了,”她摺好租契,反過來安慰徐鈞安,“租到地方總好過空著急,大不了少賺點。”

徐鈞安連連點頭,抿茶後遲遲不走,雙手搓揉指甲,賊眉鼠眼的模樣一看就有難言之隱。

“我……你……”

他支支吾吾。

陳宜頓時明白,躲過姑姑目光,悄聲道:“你知我知。”

他們倆眼巴巴覬覦人家兩口子,少主、公主都不是他們能攀上的。秘密一旦多個人知道,那這個人要麼是盟友要麼是敵人,顯然陳宜和徐鈞安是前者。

二人心知肚明,暗地裡結盟,商量要去租鋪處看看,也不知道是個什麼地方,可適合釀酒。

他們從西市後門出去,打算抄近路。

噠噠噠。

一陣急促馬蹄聲湊近。

“報!快讓開!”

忽地,陳宜背後衝出匹駿馬,徐鈞安反應及時,拉她一把,馬蹄子蹭著她的肩膀越過。

駿馬停也冇停,馬上的人也冇回頭看。

“要死啊!當兵了不起嗎!”徐鈞安義憤填膺。

陳宜撣撣肩,看向官兵離開的方向。那官兵身著黃金甲,腰封紅綢,乃禁軍裝扮;背插旌旗,腰上彆了封信,遠遠看見白色羽毛飛揚,持羽檄,為斥候報急信。

宮中有急重之事纔會往邊關報信。好在斥候去的不是通往金州的西城門,而是官府方向,不似宮變。

另一頭,李存安剛出客棧,信鴿飛至。燕笳取下信箋,小小紙條書字一行:帝薨,泰寧不日到。

李嗣行人在金州,訊息比斥候還快。

他的命令,李存安不得不辦。他踱步回房,燕笳跟在後頭,重新租下客房。兩人也喝下酒,算男人們達成共識。是夜,李存安哼曲走出梁宅,燕笳早候在,收好李存安遞來的名冊,小心翼翼問道:“少主有什麼好事?”“嗯?”李存安笑,“多年心結解開罷了。”兩人拐過兩個路口,鑽進客棧,隔壁就是徐鈞安。李存安提筆寫信,寥寥幾筆,卷至手指大小遞給燕笳,“送給泰寧公主,旁人切勿打開。”本以為走到絕路的棋局,竟然峯迴路轉,李存安心情極好,還有一件事要確認。他喊住燕笳。“我明日啟程,去廬州,有個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