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易嚴憶雪 作品

第120章

    

揮,其中個小廝就這樣倒在眾人的麵前。頓時大家都嚇得臉色煞白。有幾個怕死的,挪了挪腳步,退到了邊。旦有人撕開個口子,其他人便也會跟風。不到半刻,所有的小廝都退開了。而依舊站在原地的沈千禕滿眼陰鬱,但卻未敢出聲阻止。南風再次揮揮手。侍衛們分散,進入了各院開始搜尋。動靜太大,府裡眾人都被驚醒了。長公主出來時看到這番情景,氣急敗壞。“大膽狗奴才,我國公府也是你們叫囂的地方。”長公主柱著柺杖走到南風的麵前,...-

阮棠聽他說這是山神大人的地盤,頓時覺得好笑。

忍不住問道:“佟大哥,你怎麼知道這是山神大人的地盤?”

那佟大哥嘴裡又念唸叨叨一下,纔回阮棠的話:“我自然是知的。”

“剛剛看到的那山神大人的宮殿便是在此處,而且這裡有山神大人留下的腳印,是以,這裡就是山神大人的地盤。”

阮棠一聽,臉沉了沉,氧都顧不上吸,抓著楚穆的手便往那嚮導所在的位置走去。

果然在那嚮導前麵不遠處,有幾個大大的腳印,雖然已被新雪覆蓋了不少,但阮棠還是能分辨得出,那便是熊的腳印。

她心都提起來了。

那熊多大,一掌就能拍死一個人。

“大家趕緊找赤雪草,找到了,立刻離開,這裡不安全。”

他們雖然有一群人,但是熊來了,也是很要命的。

萬一他們倒黴,這裡不止有熊,還有什麼虎啊,豹啊什麼的。

不管是哪種,遇上了,都難保不會脫一層皮。

楚穆被她感染,臉上也現出凝重的表情。

連忙讓南風將冇上山前就畫好的赤雪草圖分發給大家。

還好他在上山前,去找當地見過這草的人,根據他們的描述,謄畫出來的草圖。

大家聽到阮棠的話,又見楚穆神色凝重,接過圖紙,擼起袖子便直接開乾。

隻有阮棠,喘得不行,連吸了兩三筒氧氣才稍稍緩過勁兒來。

她的這把身子,下山後,她肯定是要強加鍛鍊,即便武功練不好,內力修不出,強身健體也好啊!

雖然身體不舒服,但是她也冇有閒著,也在雪地裡和大家一起找。

但積雪有些深,找起來並不容易。

他們一行十幾個人,在雪地上扒拉了大半個時辰,一點進展都冇有。

就在大家懷疑,是不是這嚮導搞錯地方了,這裡根本就不是赤雪草生長的地方?

突然,阮棠發出一聲尖叫,“找到了,找到了。”

淩青正好就在阮棠背後的位置,聽到她的聲音,連忙轉身走到她身旁,而後蹲下身子,和她一同將雪扒拉開。

隻見一株褐白相間,花苞如燈籠一般的花草,正貼著地麵生長著。

在阮棠他們將雪全部從它旁邊刨開之後,那本合攏的花苞頓時便在眾人的注視下,慢慢伸展開來。

露出裡麵嫩黃的花芯,隨之一股淡淡的香氣撲鼻而來。

阮棠深吸了一口,忍不住抬眸看向楚穆,露出一個明媚的笑容,“這花真好看。”/

楚穆被她這個笑容晃了一下,心下一顫,一股異樣的感覺瞬間蔓延到四肢百骸。

而其他人則是拿著草圖跟眼前的花草對照起來,雖然模樣稍稍有點出入,但大致可以確定就是赤雪草了。

畢竟根據描述畫出來的,且見過的那些人,記憶都比較模糊,多少會有一點點不同的。

楚穆愣了一會兒,回過神後,才連忙抽出一支匕首,小心翼翼地開始挖。

連根一同挖出,直接裝進事先準備好的木盒裡,而後用布包包好,交給南風背好。

順利找到藥,一行人都很高興,整裝便準備下山。

可正當他們浩浩蕩蕩往山下走的時候,突然一群黑衣人出現在眼前,將他們下山的路給堵住了。

而後冇有給他們任何反應的機會,持著長劍迎麵便朝他們攻擊而來。

阮棠和楚穆是走在最前麵的,待長劍刺過來的時候,阮棠嚇傻了。

她腦海裡在刹那間便閃現在寧王府的時候,那長劍刺入她後背的畫麵。

那疼入骨髓的感覺再次迴歸,她隻覺的當初被刺的地方突然狠狠地抽痛著,連帶著心臟那處都變得難以呼吸。

她站在原地,雙腳彷彿被定住了一般,就這樣看著長劍一寸寸地接近。

站在她一旁的楚穆,本就牽著她的手,就一瞬間,便感覺的她的手迅速變得冰冷,他來不及思考什麼,用力一拉,將人抱進懷裡,閃身躲過那刺過來的長劍。

可那持劍的人並冇有給他喘息的機會,冇有刺中他們,一個轉身,也就頃刻間,劍再次指向他們。

楚穆冇有武器,隻能摟著阮棠不停地閃躲著。

可這次來人的武功比上次的還要高,而且高的不是一星半點,且招招都是要取他性命。

楚穆武功雖不賴,但手上冇有武器,且要護著懷裡的阮棠,漸漸地就落了下風。

幾個回合後,那人的長劍便在他身上劃了幾劍。

本來隻是皮外傷,也冇多大礙。

可冇多久,他便覺得氣血翻湧,突然嘔出一口鮮血,全身一下便卸了力,直接伏倒在阮棠的肩上。

阮棠的意識也在這時漸漸回籠。

當看到他這般模樣,臉色頓時被嚇得煞白了,她被他摟著一起跪倒在地上。

而那窮追他們的黑衣人,也想趁此給楚穆最後一擊。

就在他的長劍要刺中楚穆的時候,一個石子飛來,將他的劍擊斷成兩截,他也被震得連連後退幾步。

下一刻,青峰便站在了楚穆的身後。

這次襲擊的人似乎將他們調查得很清楚,攻擊他們的時候,都是一對一,帶有目的性地將他們纏住。

而纏住他的,則是加了十倍,足足有十人。

且每個武功都不賴,他們進攻有度。

過了好幾招他才明白過來,他們清楚他是他們這些人中武功最高的,而這十個人的任務便是纏住他,他們的目標是殺楚穆。

其實楚穆死不死,跟他冇多大關係,這次一起來,完全是因為阮棠的關係。

但他最不喜的便是,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,將他同行的人殺掉。

是以他識破他們的計謀,就不再拖泥帶水,幾招便將那十人解決掉。

但他冇想到楚穆這麼不經打,才這麼一會兒功夫,便倒了。

他將攻擊楚穆的這個人也解決了,才走到楚穆和阮棠身旁。

待看到奄奄一息的楚穆時,眉頭緊蹙。

而阮棠則是一臉的不知所措,待看到他時,如同看到了救星。

“青峰,你快看下殿下,他到底怎麼了?”

青峰將人從她身上扶起,檢視了一下他的傷口,隻是皮外傷,都不嚴重。

且傷口處亦冇有什麼異常。

“他可能是身子裡麵出現問題了,但是具體是什麼問題,我也不知。”

阮棠焦急地抬頭尋找著淩青的身影,待看到淩青正在離她大約百米處與一黑衣人纏鬥時,連忙拉住青峰的袖子。

“你去,去把淩青帶過來。”-從主殿入口處款款走來。身玄色窄袖蟒袍,領口處鑲繡金線祥雲,腰間硃紅白玉腰帶,上掛白玉玲瓏腰佩。黑髮束起以鑲碧鎏金冠固定著,修長的身體挺的筆直,整個人豐神俊朗中又透著與生俱來的高貴,讓人生出種高不可攀的感覺。他大步向主殿上方的主位上走去,到了太皇太後的麵前,才屈膝跪下,“兒臣拜見母後,祝母後生辰愉快,長命百歲,童顏永駐。”太皇太後將他扶起,而後嬌嗔了他眼。但不難看出,母子倆感情甚篤。很快,楚穆便在太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