翎淺雙 作品

《免費》 第23章

    

能親在他的下巴上。墨夜在仙界的時候一直跟在翎淺雙身邊,隨著她四處征戰,後來天劫將至,便去閉關修煉,彆說伴侶,就連神女也不認識幾個。後來墮魔,也是忙著恢複身體和魔氣。此刻被親,墨夜先是僵了一瞬,隨即紅了耳根。見這招有用,翎淺雙又親了一下:“這下能聽我解釋了嗎?”墨夜臉上泛紅:“你說吧。”翎淺雙這纔將魔尊和魔契的事說出來。聽完之後,墨夜皺眉:“為什麼之前不告訴我魔契的事?”“之前他一直冇用過,我也不想...《翎淺雙君成宇免費》是作者翎淺雙君成宇的經典作品之一,人物形象幸滿、真實,富於生活氣息。故事無刪減版本非常適合品讀,精彩情節如下:...《翎淺雙君成宇免費》第23章免費試讀君成宇本可以用仙力和魔尊對抗的,但那樣一來,仙魔兩股力量衝突,難免傷到翎淺雙。

在頭腦反應過來之前,君成宇的仙體已經率先做出了行動,護在翎淺雙麵前。

魔尊怔愣片刻,隨後抽回手,仰天大笑:“君成宇,你居然為了一個女人做到如此地步。”

眼見君成宇呼吸越來越微弱,翎淺雙強行衝開靜脈,扶著君成宇,眼中情緒翻滾:“君成宇,你何必如此。”

君成宇靠在翎淺雙的肩頭,吐出一句話:“我本就欠你一條命。”

他本不想讓翎淺雙擔心,強穩著氣息。

但魔尊那一掌實在厲害,他仙骨冇長全,生生受下這一掌,怕是過不了就會命喪於此,說到最後幾個字,聲音都穩不住了。

翎淺雙說不出心中是什麼滋味,君成宇濺在她臉上的血像是火在灼燒一般,燙得驚人。

她眼眶發紅,狠狠瞪著魔尊:“我殺了你!”

魔尊並未放在心上,揚著愉悅的笑容回到龍椅上:“你若殺得了本尊,也不至於五百年都為本尊做事。”

“看君成宇的樣子,他也活不了多久了,本尊心情不錯,就放你一馬,權當是你作為誘餌的酬勞。”

翎淺雙眼睛紅得彷彿要滴血,咬著下唇,直到嘴裡血腥味蔓延,纔來回些微理智。

魔尊說的不錯,她打不過魔尊,當務之急是離開魔尊殿,

她扶著君成宇走出魔尊殿,轉頭看去,君成宇已閉上了眼睛。

翎淺雙心中一震,下意識去探他的鼻息。

呼吸弱得幾乎感受不到。

收回手的一瞬間,翎淺雙頓住了。

她真的要救君成宇嗎?

仙界的那些恩恩怨怨彷彿就在昨日,翎淺雙甚至能記清每一個細節。

淡漠的神情,冷冰冰的話語。

種種回憶湧上腦海,最後定格在死亡前墨夜問的那句:“你恨他嗎?”

怎能不恨?!

這五百年,翎淺雙都被自己的魔族身份折磨,支撐她堅持下來的,就是對君成宇的恨。

隻要放著不管,君成宇就如她所願,死在魔界。

可這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嗎?

看著君成宇的麵龐一點點失去血色,白得幾乎透明,翎淺雙深吸一口氣,掐了個傳送法訣。

一炷香後,鬼林深處竹屋。

鬼醫皺眉:“我是鬼醫,不是藥仙,救不了仙。”

翎淺雙道:“我知道。”

鬼醫氣得拔高音量:“你知道還把他往我這送,這可是仙界太子……”

話冇說完,翎淺雙急忙解釋:“他替我擋了魔尊一掌,就算是藥仙也無力迴天。我帶他來,不是來治他的,而是想請您留下他的魂魄。”

“事成之後,北方的那座藥山就給您了。”

複活之術在仙界乃是禁術,就算是魔族,也隻有極少的人能夠使用。

麵前的鬼醫曾幫翎淺雙保留過墨夜的魂魄,所以她纔再次找上門來。

鬼醫的麵色這纔好看一點:“話先說在前麵,之前的黑蛟魂魄本就走火入魔,算是半魔,又對你有極大的執念,這才收集到三魂七魄。”

“君成宇是個正經仙界太子,此事能不能成還不一定。”

眼下也冇彆的法子了,翎淺雙隻好道:“您儘管試試。”

忙完這邊的事,翎淺雙纔想起她和墨夜說過,自己很快就會回去。

她馬不停蹄地趕往墨夜洞府,隻見墨夜正坐在桂花樹下,時不時抬頭張望。

翎淺雙被捏緊的心臟終於鬆了一點,能夠喘口氣。

見翎淺雙回來,墨夜飛奔而來,緊緊抱住她,小聲嘟囔:“不是說很快回來嗎,現在都黃昏了。”

翎淺雙剛要解釋,腦海中傳來鬼醫的傳音:

“不好了,君成宇魂魄飄散,怎麼都找不回來!”每當自己使用通天眼過度,君成宇就會摩挲這枚玉佩,彷彿透過玉佩觸碰到翎淺雙一般。翎淺雙對這塊玉佩冇有半分好印象,收回視線看向彆處,對上了遠處墨夜的視線。黃金瞳中燃燒著怒火,彷彿要將自己和君成宇燃燒殆儘。翎淺雙想掙開魔契的束縛,卻失敗了!她隻能動動手指,連一句話都說不出。墨夜大步來到兩人跟前,壓著火:“君成宇,放開淺雙。”君成宇語氣淡淡:“淺雙已和我簽了婚契,下月就是我們成婚大典。”聽到婚契,墨夜瞳孔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