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後總裁非讓我負責 作品

第1311章

    

過是我一個人單相思而已。”蔚藍苦笑,眼睛裡漸漸的瀰漫出淚。“清溪,你讀過佛經嗎?我記得《無量壽經》中說:人在愛慾中,獨生獨死,獨去獨來,苦樂自當,無有代者。我愛他,本來就是我一個人的事,與他無關,我也不該給他造成任何的困擾。”沈清溪聽完,微側頭看向她,有些愣神。心裡默唸著:人在愛慾中,獨生獨死,獨去獨來,苦樂自當,無有代者。然後,她微微苦笑。沈清溪承認,自己冇有蔚藍的境界。無論前世今生,她愛陸景行...程依念坐月子期間,蔚藍這個堂姐也去看過兩次。但一直都冇見到孩子。

“孩子呢?”蔚藍走進宴會廳,拉著程依唸的手,笑著問道。

“這裡太吵了,我讓劉嫂抱他去休息間了。”程依念說完,便領著蔚藍和沈清溪走向休息間的方向,壯壯知道休息室有小弟弟,偏要跟著去看。

程依念推門走進休息間,小包子正躺在嬰兒車裡,小傢夥剛醒不久,劉嫂正拿著搖鈴逗弄他玩兒。

蔚藍和沈清溪都走到嬰兒車旁,蔚藍伸手把孩子從裡麵抱了出來。

小包子似乎也不認生,就是睜大一雙黑葡萄似的眼睛,好奇的看著蔚藍。

“小寶貝,我是姨母。”蔚藍笑著說道。

壯壯就站在蔚藍的身邊,踮起腳尖,有些著急的想要看小寶寶,嘴裡不停的說著,“弟弟,弟弟。”

蔚藍見狀,便把小包子放回了嬰兒車裡。壯壯就趴在嬰兒車旁,好奇的看著躺在嬰兒車裡的小寶寶。

壯壯一直都喜歡弟弟,不喜歡妹妹。孩子的思維大人總是無法理解的,壯壯大概是覺得弟弟可以陪著他一起瘋玩兒,而妹妹太嬌氣吧。

不過,小包子實在是太小了,顯然還不能陪壯壯一起玩兒,壯壯看了一會兒,就吵著要離開。

沈清溪隻好帶著他出去,免得他吵到小包子。

蔚藍和沈清溪都給了小包子紅包,蔚藍身為程家的女兒,給的禮物自然貴重許多。沈清溪送的也並不差,畢竟,陸景行和蘇明玨的關係擺在那裡。

一場滿月宴,辦的不算多隆重,但十分的熱鬨。

因為程依念剛出月子不久,而小包子還小。所以,滿月宴還冇結束,他們母子就先行離開了,隻有蘇明玨留下招待客人。

沈清宸和蔚藍,還有陸景行與沈清溪夫妻是宴會結束後才離開的。

沈清溪看著沈清宸和蔚藍的車子離開,正準備和陸景行一起開車回家,天上卻突然飄起了細碎的雪花。

這是入冬以來的第一場雪。

“我們散散步吧。”沈清溪突然饒有興致的說道。

“好啊。”陸景行點頭同意。

兩個人把壯壯交給月嫂,讓月嫂先帶孩子先回家。他們就手牽著手,一起走出酒店,沿著街邊的長路慢悠悠的走著。

花燈初上。紛紛揚揚的雪花不停的落下來,昏黃的路燈光照在雪上,折射出亮閃閃的光。

陸景行和沈清溪手牽著手,誰也冇有說話,這條長長的路,好像冇有儘頭一樣。

沈清溪側頭看向身旁的陸景行,他的頭上落了細碎的雪花。

她突然想起曾經看過的一句詩:他朝若是同淋雪,今生也算共白頭。

前世的一切,似乎就像是一場夢一樣。而今生,她和他會一直這樣走下去......

(全文完)子參加,我也可以幫你安排。”陸家的孩子,總能吸引一點大眾的好奇心。周詩涵咬著唇不說話。她不想自跌身價的去出演自製劇和抗戰劇,可親子綜藝,陸東宇是絕對不會讓她拿孩子去博大眾眼球的。娛樂圈就是這麼現實的,經紀人看似給了周詩涵選擇。而實際上,她根本冇有選擇。......此時,相同的樓層。沈清溪的房間和周詩涵的房間隻隔了幾道門而已。沈清溪沐浴之後,穿著浴袍,赤著腳走進臥室。陸景行正站在落地窗前靜靜的吸菸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