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暖茶 作品

第2610章

    

,您在酒會上喝醉了......”“林羞?你是林羞?”男人眸光微動,直愣愣地看著她。林羞眨眨眼,在他的注視下臉紅更甚,“是......是的,我是林羞,寒總您......”男人眸底浮過一抹微黯,仰起上半身,動作迅猛地伸手捏住她柔美的下頜,拉近自己,貼上她的唇。“!”林羞嚇壞了,整個人失去平衡跌入他懷中,兩人雙雙往大床撲倒。情急中,她的眼鏡也被碰掉了,視線頓時模糊起來,她卻顧不上去拿眼鏡,忙用雙手抵住他...聊完正事已是中午,寒森翊替父親將檔案收攏起來,順便看了眼時間,道:“到吃飯時間了,我讓人去訂位......”

寒藺君起身往自己的辦公桌走,道:“你們去吧,你媽說中午給我送餐,估計快到了。”

寒森翊應了聲“哦”,將檔案整齊放到父親辦公桌上。

黎越也很識趣,立即便道:“不打擾叔叔和阿姨用餐,改天我再上門拜訪。”

寒藺君回到桌後,聞言微頷首,目送他們離開。

等門被關上後,他才後知後覺蹙起眉。

改天——“上門”拜訪?

是他理解的那個意思嗎?

走出總裁辦,黎越才低低地呼了口氣。

關門的是寒森翊,他聽到了身邊人發出的聲音,睨了一眼過去,似笑非笑道:“我還以為你不緊張呢。”

黎越扯了扯衣領,跟著他一起往前走,道:“哪能不緊張,來之前我都不知道叔叔對這項目感不感興趣,萬一潑了我冷水......”

寒森翊:“怎麼不先跟我通個信兒?”

黎越:“這不是想看看以我自己的能力......”

前方傳來一些聲響,兩人打住話頭循聲望去,見是林羞正從電梯那邊走來,沿途和集團員工打招呼,手裡拎著高檔精緻的餐盒,果然是來送餐的。

林羞也看到了他們,有些意外。

“媽媽。”

“林阿姨。”

林羞笑睇著黎越問道:“今天也是過來談合作嗎?”

黎越:“對,談新項目。”

林羞看了看他身後方向,頗含深意道:“和......森翊爸爸談的?”

黎越知道她所笑為何,也點頭笑應:“是的,和叔叔談的。”

寒森翊看了眼林羞手中的餐盒,提醒道:“媽媽,爸爸在辦公室裡等著您了。”

林羞:“他也冇跟我說黎越也來了,不然我就多帶兩份給你們了。”

敢情他這親兒子是三人中順帶才配享福利的是吧?

寒森翊推了推黎越,回她道:“不用了媽媽,我們說好了出去吃。”

黎越會意,道:“對,阿姨,我們這就下去了。”

林羞:“快去吧。”

看著兩人走向電梯,她才收回目光往丈夫辦公室走,意思意思敲了敲門,然後扭開門把進去。

寒藺君正聚精會神看手中檔案,聽到門開的聲音抬眸看去,見是妻子,神色便緩和下來,放下檔案起身朝她走來:“這麼快?”

林羞走到沙發邊坐下,傾身將餐盒取出,道:“怕你餓了,所以車開得快了些。”

寒藺君坐在她身邊,蹙眉道:“我不餓,你不用趕時間,開車注意安全。”

林羞衝他彎唇一笑,藉著擺餐盒的動作,狀似不經意地道:“對了,我剛剛過來,正好看到森森和黎越出去,黎越說來找你談新合作啊?”

寒藺君慢條斯理將餐盒蓋子打開,“嗯”了聲。

林羞頗感興致地問:“談得怎麼樣?”

寒藺君言簡意賅:“尚可。”

林羞嘖了一聲:“文縐縐的,那人呢?表現還行嗎?”

寒藺君:“乏善可陳。”

林羞一點也不信,黎越剛纔那反應可不像是乏善可陳的樣子:“要真的乏善可陳,你會把人留到飯點?”

寒藺君頓了下,知道瞞不過她,纔不得不又換了個描述,委婉道:“是有些才能。”

林羞彎唇道:“我就說吧,我們沐沐眼光很好的,你還不信。”

寒藺君抿了抿唇,不以為然道:“但還需要時間來磨練性子,那小子定性還不夠......”

林羞笑眯眯道:“嗯嗯,我明白你的意思,不過每個人的心性都不一樣嘛,隻要整體是積極向上就挺好的。”

寒藺君:“......”

什麼都讓你說了,你還讓我評價做什麼?”都需要外力的扶持,如果真讓他長時間獨自坐著,小傢夥稚嫩的脊椎可還受不起。這倒是個問題,林羞看向店員,機靈的店員馬上道:“請放心,這方麵我們是有經驗的,我們的理髮師速度都很快的,保證在10分鐘之內給寶寶理好發。”店員正要從內部休息室裡叫理髮師,就聽到門邊傳來一個聲音:“我來吧。”幾人循聲看去,見是一個高大的年輕男人正從外麵進來。男人穿著卡其色休閒套裝,褲腳折成七分款,腳上一雙乾淨的小白鞋;鼻梁上架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