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道一 作品

《天師:挖紫袍飛僵?拜龍虎祖師!創作編寫》 第1章

    

去淨化。一群惡臭東西也配怨怒?殺他們已經算是對他們仁慈的了。你成功覆滅青光寺,獲得’九死大日不滅體!咚!悶響在張道一體內炸開。一抹璀璨如聖輝般的金光,好似烈日在其體內凝聚,濃鬱的屍煞之力,隨著這道金光的出現,像是敵人般瘋狂撞擊了過去。隻是。在張道一無數的屍煞之力衝向金光後。金光炸開,竟是變成了一張金口,將所有的屍煞之力全部吸入了其中。“臥槽,還能這麼玩?”張道一感覺到肉身的憤怒。堂堂無敵世間的飛僵...主角是張道一張之為的叫做《天師:挖紫袍飛僵?

拜龍虎祖師!

創作編寫》,這本的作者是麻汁不老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,內容主要講述:...《天師:挖紫袍飛僵?

拜龍虎祖師!

創作編寫》第1章免費試讀“我看誰敢!!”

在見到眾警員紛紛將黑黝黝的槍口對準張道一時。

老天師張之為猛地起身,怒甩袖袍,目光灼灼,有金光炸開,怒視眾人。

“張天師切莫執迷不悟!”

張大虎豎起手,似乎要下達命令,擊殺張道一。

“此為我龍虎山天師府的第九代祖!

我看誰敢動他老人家!”

張之為袖袍一甩,身上綻放出純正的金光咒,三角形的氣焰騰騰而上。

頓時。

一股如潮水般的莫大壓力,重重的落在了眾人身上。

“素…素聞老天師道行超凡,冇想到,真正感受到的時候,才知曉其恐怖之處……”眾人心神惶惶,手中幾乎快要握不住槍械了。

砰!

不知是誰承受不住壓力。

竟是開了一槍。

子彈筆直的朝張道一射去!

“放肆!”

張之為白眉微挑,身影便是落在張道一身前,抬手就欲抓住子彈。

“閃開!”

張道一冷聲道了句,寬大的龍袍迎風招展,竟是瞬息便出現在了張之為的身前。

手中**玄天誅魔劍緩緩抬起。

朝麵前遙遙一指。

指向虛無之處。

但子彈卻是撞在了劍刃上。

一分為二!!

咻咻!

兩片子彈射入旁邊的大樹中。

張道一左手抬起,雙指併攏,輕輕擦在劍刃上。

烏金劍身,其上先秦煉氣紋絡縱橫,勾勒出玄奧晦澀的圖案。

一縷縷紫黑屍氣附著其上。

氣流湧動間……如海嘯般的氣壓,緩緩爬上了整座大山,將所有人都籠罩在內!

“沉睡千年,先是被小兒驚擾,壞了鎮邪天局,又被你們這些鏡察司之人截殺,實在是太讓人火大了!”

張道一目光中燃起熊熊紫黑烈焰,這一刻,猶如地獄君王,手中劍刃無鋒,卻變成一道劍鋒。

斜指地麵。

噌!

張道一微微一笑。

龍袍被夜風吹起的瞬間。

空中出現了一道紫黑色的流光。

殘影連連。

下一秒。

張道一已是出現在了一眾鏡察司之中。

叮!

嘭!

嘭!

嘭!

……一柄柄槍械全部斬斷,爆碎,摔在了地上。

站在原地的警員們瞳孔放大,顫顫巍巍的傻站在那,嚇的雙腿一軟,全都倒在了地上。

而那個敢開槍射殺他的人,已經消失不見了。

連同一起消失不見的,還有張道一。

“***!

老祖跑了!

快追!”

張之為一把年紀了,飆出臟話,撒開腳丫子就飛奔起來。

“老祖真能跑啊!

該不會修為全都恢複了吧?”

“對啊!

看剛纔那出手,簡直就是無敵!”

“桀桀桀!

有了老祖在,我們天師府誰還敢不服!”

靈金,靈木,靈水三位道長放聲大笑,笑聲十分魔性,聽上去有一種大反派的感覺。

張之為一臉無語,他媽的,不知道還以為我們天師府是個邪道宗門呢!

以後招收道童得好好考驗一下品性。

不然以後出去笑一笑就有可能把小孩給嚇哭。

“這次老祖複活,必定會招來很多非議。”

“我們必須得扛下來!”

張之為沉聲叮囑道。

……張道一一路下山,手中拎著一具乾屍,隨意扔進了深山老林中。

當前任務,斬殺潛入天師府的盜賊!

獎勵一品‘金陽丹’!

金陽丹:可助魂魄融入身體,提昇陽氣,轉化陰氣,借屍還魂後服用,則可讓身體徹底歸屬魂魄,並能凝聚屍氣,化為屍煞丹!

好東西!

有了這東西。

他就不擔心一身的屍煞之力,會影響這片天地,會被人感應到。

更不用擔心暴走後。

蘊藏著可怕屍毒的屍煞,屠戮無辜百姓。

天師府所在之地。

他輕車熟路,飛僵肉身,讓他有強大的源動力,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趕到了天師府!

想必張之為他們用了很長時間。

張道一可以說是快的離譜!

縱然冇有法力,卻依舊擁有遠超修道者的力量。

以力證道?

一力破萬法?

倒也不是不行!

咚!

張道一直接走正門。

時隔兩千年,重迴天師府,大有一種看了春紅謝秋風的感覺。

長途奔襲,對他來說,冇有半點疲勞感。

麵不改色心不跳。

毫無任何感覺。

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。

隻是,他身上濃鬱的屍煞之力,瞬間引起了天師府陣法的反應。

咚咚咚!

古鐘敲響。

靈火道長等人瞬間神色一驚,紛紛竄出了大殿。

“霧草,好濃鬱的屍煞之力,難不成妖魔復甦這麼快?!”

靈火道長八字鬍顫抖,像是感應器般瘋狂的抖動,乾瘦的身軀神經緊繃起來,肌肉迅速膨脹。

手中拂塵不知何時已是附著上了一層火焰。

“媽的!

哪裡來的不知死活的畜生?!

給我殺!”

靈土道長寬厚高大的身軀,猶如一座大山般,站在那,氣勢逼人,無比駭人。

此刻。

他一雙鐵拳按捺不住,哐哐撞在了一起,發出爆響。

道童們深吸一口氣,靈土道長的體魄不愧是龍虎山第一人,太強了!

僅僅是兩拳的撞擊聲。

就能讓人感到心神發麻!

太可怕了!

恐怖如斯!

“來了!

來了!”

靈風道長腳踏星罡步,手指掐訣,隨時準備招架。

“草!

這頭畜生有點強啊!

怪不得敢來我龍虎山撒野!”

“二十年前斬殺的那頭深山老屍,不如這個傢夥十分之一!”

靈雲道長深吸一口氣,粗眉倒豎,渾身緊繃,賭上紅袍的尊嚴,爆發出金光咒。

“兩千年不見,天師府竟然還佈置了陣法……”張道一站在高處,俯瞰著下方的陣法,微微點頭,頗為欣慰的笑了笑。

這樣他倒是不擔心天師府會遭受滅頂之災。

不過。

一眼掃過。

他已是從陣法中看到了上百處漏洞。

需要修補。

比如說,有幾個盜賊潛入,並未被察覺。

張道一抬手一招,手中**玄天誅魔劍發出叮呤噹啷的脆響。

這詭異的聲波,像是在呼喚老朋友,迴盪在這片天地中。

“這頭殭屍還會聲波攻擊的手段?”

靈火道長捂住耳朵,龜息術,緊閉五官感覺。

“***邪門了!”

“這傢夥怎麼還不出現?

靈智還挺高!”

靈土道長等了半天,想和殭屍對對拳,看看誰的肉身硬。

結果。

殭屍不看菜譜,看上孫子兵法了!

“擁有如此智慧的殭屍,該不會是紫僵?

紫毛僵?!”

靈雲道長心神一沉,眼瞳驚縮,凝聲道。

若是紫僵,他們可不一定能打過啊!

雖說有著天師府的護山大陣,可時間一長,老天師不迅速趕回來的話,隻怕會出現意外啊!

紫僵……紫毛僵……這他媽千年未出現過了吧?

他們見過最強的殭屍,也僅僅是黑僵,黑僵王!

紅僵都已經算是很難殺的一類了。

嘭!

忽的。

天師府深處,猛地炸開一道悶響。

緊接著,一道浩然莫大的天威,便是從深處爆發,籠罩在了整個天師府的上空!

護山大陣像是孫子見了爺爺一樣,瞬間失去了作用,收了起來。

“嗯?!”

靈火道長等人齊齊震動。

怎麼回事?

天師府的護山大陣竟是自動消失了!

從未出現過的事情啊!

“天師劍!

天師劍出現了異動!”

靈雲道長掌管天師劍,對此神物十分熟悉。

在感受到天師劍復甦的氣息後,心頭一驚。

“跟剛纔那道詭異的聲波有關!”

“那殭屍釋放出來的聲波,竟能喚醒天師劍?”

“它們難道有什麼聯絡?

是死敵?!”

“天師劍要出世,斬了這頭殭屍嗎?”

靈火道長髮現了華點,眼瞳陡然驚縮,目光隨著從天師府深處衝出來的一抹流光,張大了嘴巴,驚撥出聲。

空中。

天師劍釋放出古老蠻荒的氣息。

壓的整個龍虎山上空出現瞭如水波般的虛空漣漪!

眾道童目光驚顫,心中隻期盼,天師劍出世,斬殺殭屍邪祟!

刷!

張道一飄然落在了眾人麵前。

龍袍輕展。

麵露微笑。

靜靜地注視著眾人。

靈火道長等人,先是眼神一驚,隨後眼瞳驚恐,很快就變的凝重冷厲起來。

身上皆是爆發出恐怖的氣焰!

眼前這身穿龍袍之人,就是剛纔驚起天師府護山大陣的紫毛僵!!!“更何況,錢對我來說,根本無用,我想要多少就有多少。”事實的確如此。誰他媽能像張道一這樣。穿著價值連城的古董到處跑。隨便一件都價值數億啊!!“你,你……”廣天和尚氣的吐血,說不出話來。這時。天邊亮出一道晨曦。淡淡紫金光束,通過閣樓頂部的佛像眼睛,照進了裡麵。頓時,整座閣樓都如披拂在了聖光下般,無比純淨祥和。“好一處聖地啊,可惜了……”張道一搖了搖頭,眼神漠然的從上往下一揮劍刃。噗嗤!廣天和尚身體一...